吴京:我在《长津湖》里经历的一切,足以影响我这一生

  • 北京晚报

由中宣部和国家电影局直接推动,北京市立项,并组织创作、大力支持的电影《长津湖》上映5天,票房突破了20亿元大关。

片中吴京饰演的伍千里,不但英勇善战,而且有情有义,他对弟弟伍万里的兄弟情,对“第七穿插连”战士们的战友情,都让这个人物身上散发出中国军人的光辉,而在吴京自己看来,这个人物早已生长于自己的内心深处,“我的心里本来就有伍千里的特质。”

我这样能演一个战士吗?

在《战狼2》大火后,吴京就成为了国内最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。2019年11月博纳影业的老总于冬找到他时,他主演的《金刚川》刚公映不久,因拍戏腿部受伤的他,正处于康复治疗阶段。他记得,当于冬绘声绘色地跟他讲述剧本如何精彩时,他拄着拐,手里拿着片子,婉拒他说,“你看,我这个样子,能演一个战士吗?”

于冬没有放弃,他让吴京看完《长津湖》剧本后再做决定。看完剧本,吴京被感动了,他甚至哭了好几次,“它打动我的是真挚的情感,这种情感会触动你心里最深处、最柔软的地方。”于是,他接下了伍千里这个角色。

吴京9岁离家,接受武术训练,平常难得回家一次。但20多年的在外打拼,并没有消减他对家里亲人的那份牵挂,虽然没有过伍千里抱着哥哥伍百里骨灰回家的生离死别,但也经历过家里老人的去世,这种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,他完全能够体会。另外,他是一名武术运动员,练武的时候,也曾有过差点丧命的危险时刻,“也算是经历过生死考验。”

在他看来,中国男人都有一股死扛的劲儿,都愿意把自己温情、脆弱的一面放在心里,把坚强的一面展现给别人,“中国男人表面是一块铁,其实心里是一块糖。”他把这种感受运用到了伍千里身上,“伍千里是一个连长,他像一个兄长,照顾着连里的157名战士。他有责任让他们能够安全地回家,所以背负了很多东西,但又不能表现出太多。他内心很柔软、外表很刚强。”

刻意去掉以前的武术功底

吴京以前在拍摄《狼牙》《战狼》等影片时,专门接受过军事化训练,但那种军事化训练是比较现代的,“有现代特种兵的味道。”而在《长津湖》中,志愿军战士采用的战斗方式比如握枪、冲锋、行军、打斗等姿势,吴京以前并没有接触过,因此这次拍摄时,他要时时把握住这个度。再加上他演过多年的武侠片,动作比较讲究造型美,稍不注意,就会带出武术套路的影子,“这是我需要随时自我控制的。”

《长津湖》中“第七穿插连”的一百多名演员中,有不少是退役的军人,他们都是带着对电影的梦想和憧憬来到这个剧组的。看到这些热血青年,吴京仿佛看到了“自己的当年”,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了一片。在开拍前的军事训练中,“大家在同一个大灶里吃饭,在同一个大炕上睡觉,在同一个片场挨冻、受饿、吃苦,但我们都对未来充满了期待,也有点忐忑。”

为了给这些兄弟们表现的机会,吴京还和易烊千玺一起跟导演商量,让这一百多名年轻人每人说五句话来介绍自己,让他们在大家面前有表现自己的机会,“当年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机会,现在也算是给当年的自己找一个机会,他们的表达非常感人。”

我把易烊千玺想象成我儿子

伍千里和弟弟伍万里的兄弟情,是影片情感的主线索。易烊千玺饰演的弟弟伍万里一开始是一个不省心的孩子,这个19岁年轻人的身上有一股倔强劲儿,一心想参军,一心想向哥哥证明自己,也想给大哥伍百里报仇。吴京今年47岁了,而易烊千玺才20岁,“我当年如果真努力努力,我的儿子也都这么大了。”吴京笑着说道。

拍摄的时候,吴京就把易烊千玺想象成自己的儿子,这样一来,他的那份不舍和疼惜的感情就自然而然流露出来了。片中有一场戏,伍千里回家看到伍万里后,亲昵地将伍万里的脸揉成一个“包子脸”,这其实是吴京平常陪儿子一起玩时,常常做的动作。他把这种生活体验放到了电影中,“一想到伍万里马上要上战场了,如果这是我的儿子……一想我心里就会酸,眼泪就会流出来,可能是我岁数大了吧。”

聊起易烊千玺,吴京不禁竖起了大拇指,“易烊千玺是一个沉默的孩子,但是他的电影感很强。他很淡然,他的成熟度,他对电影的理解和表演水平,完全不像一个年轻演员,他真是一个天才。”

从进组筹备到电影杀青,吴京跟易烊千玺一共呆了180天。虽然易烊千玺平常话不多,但演戏时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,“我们是有默契的,兄弟之间的感情自然而然就养成了。”

没想到的是,吴京带着拐杖进的摄制组,拍摄过程中,他却把拐杖传给了易烊千玺,因为易烊千玺的韧带受了伤。吴京记得,有一次拍戏时,片场外面有个坡,当易烊千玺拄着拐爬不上去的时候,他干脆就把拐扔掉,跪着爬到了片场,“我看到这一幕,真心觉得这个年轻人前途无量。”

“七连六兽”是相亲相爱的大家庭

有吴京在,剧组就会很热闹。拍摄《长津湖》时,条件非常艰苦,外面气温下降到零下二三十摄氏度,吴京他们就在剧组攒了一个小房间,拍完戏回来后演员们会聚在一起,总结一下今天的表演,“外面冰天雪地,房间里其乐融融。”

志愿军“第七穿插连”的几位主要演员都有一个对应动物的外号:胡军是大熊,李晨是大猿,韩东君是豹子,千玺是小狼崽,梅生是狐狸,而吴京是狼,他们幽默地管自己叫“七连六兽”,“这是一个大家庭,兄弟之间相亲相爱。”

吴京很善于向同行们学习。一进组,他就向朱亚文学习台词,他喜欢朱亚文的配音,“我会请教他,如果这句台词你来讲,你会怎么处理?”吴京以前都是用自己的原声讲台词,但经过朱亚文的指点,他学会了声音的控制,学到了如何保护嗓子的技巧,“以后我想试着用一些声音的技巧来帮助自己,提高演戏时情绪的厚度。”

段奕宏2009年跟吴京曾经合作过,12年后再度合作,发现大家对于演戏的认知都更加成熟了,“江湖上把他叫‘戏妖’,他的戏特别好,演戏追求行云流水的境界。我跟他聊起来的时候,越来越心照不宣,这就是默契,就是兄弟。”

李晨在片中扮演余从戎,是一个平常风趣幽默,但作战时却无比勇猛的战士,也是连长伍千里的生死兄弟。片中两人为了躲避敌人机关枪密集的扫射,合力将一块钢板挡在身体前面。本来这块钢板是特制的道具,重量很轻,没想到李晨真的把防弹钢板拿到了现场。结果拍摄时,李晨被炸药炸到了眼睛,他一松手,钢板就失重,生生把吴京给扔了出去。好在李晨轻伤不下火线,简单处理后继续拍摄。这份坚持,也让吴京很感动。

生怕对不起先烈们的付出

提起这次的表演,吴京说:“因为对先辈们的敬畏,生怕自己的表演有一丝丝的失误,会对不起这些先烈们的付出。”

虽然拍摄环境很艰苦,但是徐克导演和林超贤导演的要求一点也没有缩水,他们要求演员们“真听真看真感觉”,力求还原出当年志愿军战士们的真实作战状态。

拍摄时,《长津湖》剧组也曾遇到了五十年一遇的大严寒,气温下降到零下37摄氏度。虽然剧组的人都穿着保暖衣,剧组里备有热水,休息时有宵夜,有帐篷,但依然冻得让人受不了。

有一天,剧组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室外拍动作戏,狂风乱吹,演员们不能戴手套,手里都握着枪,导演要求每个人绝对不能动。突然,导演向吴京喊话,“吴京,打枪!”当吴京想快速拔枪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抓不住枪,枪托直接砸在了脸上,“你想想,一个生铁疙瘩,砸到自己冻僵的脸上,那种滋味,就好像在你的伤口上,又撕了一次。”后来吴京想再次拿起枪的时候,发现手居然粘在了枪把上。还有一天,气温下降到了零下37摄氏度,同一天,南极是零下38摄氏度,北极是零下39摄氏度。演员们做好准备,穿上厚厚的棉衣,里面是加厚内衣和保暖衣。到了片场后,徐克导演说,风不够大,于是马上安排了“风炮”吹雪,这一吹,吴京他们马上浑身发冷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徐克导演还要求演员们要注意观察,要强睁眼,“那个风把我们半边脸都吹麻木了,顺着脖子往身体里灌。这种滋味真的想拍完一条就跑,可是却跑不了,因为你要继续埋位,在这等着。”

“我在《长津湖》里经历的一切,足以影响我这一生,我也因此成熟了一些。”吴京告诉记者,拍摄电影《长津湖》,是为了纪念那些牺牲的志愿军前辈们,让更多人知道他们当年做的事情。“我们跟他们比微不足道,希望我们的表现不会给志愿军老前辈们丢脸。”北京晚报记者

  • 编辑:宋砚凝
原创声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网原创文章,其最终版权仍归北京旅游网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旅游网

征文启事

为能让网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记录旅途美好回忆,北京旅游网特面向全球网友公开征集文旅类稿件。范围涵括吃喝玩乐游购娱展演等属于文旅范畴的内容均可,形式图文、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均可。

稿件必须原创。稿件一经采用,即有机会获得澳门威尼斯人地址门票、精美礼品,更有机会参与北京旅游网年终盛典活动。

投稿邮箱:tougao@visitbeijing.com.cn

咨询QQ:490768046

编辑推荐

    专题推荐

    威尼斯人导航

    我要查

    北京旅游网京ICP备17049735号-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3号

    Copyright ? 2002-2021 www.visitbeijing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